我能做的不过守望

彼岸

芦苇荡在风中摇曳

为何在盛夏预见

秋冬萧瑟

漫天飘絮

摆渡人在泛起涟漪的镜面滑行

他来自第三岸

故于他

此岸彼岸皆非岸

摆渡人从不踏上岸

似乎触及地土,便心生羁绊

野火燎原过去四个春秋

凛冬极寒冰锁两轮年华

彼岸草长莺飞方兴未艾

我能做的只是守望

伊甸园是片沼泽吗


刚健完身洗过澡,

回到书桌前,于这个点听到这么一首jazz,

浑身都chill了,

这时候如果来上一杯冰美式那太完美。

距离楼下星巴克开门还有8小时09分,可我还是会点烫嘴的热美式。

DISCO~

看《机械姬》的时候听到,觉得蛮有当初看《不可触碰》时听到《September》的同样心潮澎湃的感觉。

京子跟纳森跳的舞简直太棒了。

开始玩手卷烟,特此入坑留念。

[重磅推荐]

Soul~Blues~

那夜在Barbarrossa,我点了一杯摩卡,一杯金酒马天尼;她点了一壶薄荷茶。

她给我讲她台湾的初恋,是个来自美国西海岸的黑人男孩,当年他们还都在玩Myspace,他听的音乐,看的东西,读的文章……一切都是那么合拍,他常主动约她出来,后来他们就好了……因为一些Little shit,他们分手了,她很恨他,他也没有过分去挽回,过了一年回来找她,她当时早已经不在生气,只是,她说为什么等了一年他才来挽回,她没有原谅他,早已经释怀了。

我跟她交换故事,给她讲述我的初恋,我请她尝我的马天尼,她卷了一支烟给我。

那时候Bar正巧放起了D'Angelo,两首...

每次见,她都是快喝空的桃子汁饮料茶,瓶装的立顿;

上一次在博物馆最后给我喝掉了,

昨晚在深夜的公园,刚见到就已经是空的了吧;

Nigga是我们之间的称呼,跟暗号一样,但也说来幽默,每每聊到Nigga话题总能有所共鸣,

于是,她最常对我说

“会GET到我点的人不多哦”

博物馆有空调,卡乐星有空调,楼梯道没空调;

公园长椅没空调,BARBARROSSA有空调,全家有空调;

出租车上,她让师傅把空调关掉。


她的声音里有致幻剂

醒来就去泳池里呆着


我最想念的

深圳市民健身中心的露天长长泳道,

池水总是很蓝,

靠近万象城那里,被建筑包围的感觉好好,

我在那池里吃过雨水。


深圳

仍有很多待我续写的故事,

有片红树林;

有个南山;

有个渝。


BGM是 安念真吾Shing02的《爱密集》感觉好棒啊!

窗外云彩都已经着了色,

天边红霞,两小时后才会发出温度。


捂上被

今天一位朋友在圈发了一则状态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”

我不喜欢“匆匆”,我很温婉地喷了他。

我觉但凡不从容皆怂,或者讲,不体面。

做人要体面,于行事于为人;

匆匆,好如影不随身,形影相散,立定尤有魂不守舍;

行为匆匆,汗显于面,不拭,失相,好似那些拿着杂志本子学士帽等硬质面状物扑扇扑扇,一边还嘴里鼓气喘的家伙们,他们有拭不完的汗,因为焦躁,因此体味也不少,脾气也不小。

大一开学急忙来报到,大四离校急忙滚粗,不知道stay这个词对于他们可曾出现过在哪里?召唤师峡谷?蚊帐硬板床?屌丝就是这般轻尤鸿毛,浮且蜉蝣吧?

我向来不喜欢躁辈。风浪不好远航,酣醉不得议事,匆匆不能正视。

-“你怎么...

23456
©yáng | Powered by LOFTER